? 九 怒与哀(下)-ag赌神赛技巧|开户旧梦 ag赌神赛技巧|开户,ag8亚游国际|开户,ag联系不到客服|官网

ag赌神赛技巧|开户旧梦

九 怒与哀(下)

住家野狼2016-9-11 17:34:31Ctrl+D 收藏本站

????九 怒与哀 下 叔嫂 丑闻

????等束真出去了, 顾至城才抱起宁瑶瑶走到浴室里, 宁瑶瑶虽然一声不吭, 但是顾至城估着这小丫头心里指不定在怎麽怨自己呢. 他脱光两人的衣服後, 抬腿跨进了盛满热水的浴桶. 顾至城因为身材高大, 浴桶的尺寸也格外大, 如果没有他抱着, 宁瑶瑶几乎要淹没在热水之中.

????因为水太深, 瑶瑶顾不上心里的别扭, 有些害怕的紧紧搂着二爷的脖子, 顾至城用手舀了水一点点润湿她的长发, 等湿透了便对宁瑶瑶说道: 乖, 抱紧了, 我要松手了.

????看着小女人慌慌张张的把两条腿也缠上他的腰, 如八爪鱼般牢牢挂在了自己身上, 才松开她, 伸手取了皂膏, 在手里打起泡沫後开始给她洗头发. 男人的动作意外的娴熟, 手指按摩的力道也恰到好处, 宁瑶瑶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无意识得挺着身子用小脸和子去蹭他的膛.

????舒不舒服 顾至城一手揽住她,一手拿了木瓢舀了清水给她洗干净长发.

????嗯.宁瑶瑶像小猫一样哼哼.

????前面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他低头轻轻咬她的耳朵, 热乎乎的气息喷得她浑身都一软.

????没~ 宁瑶瑶躲不开那嘴,只好伸手去推他.

????是没有, 还是不敢 嗯 顾至城也不逼她,揽拦过她的肩抱进怀里,他既然有种拿你在下人跟前立威, 就活该被我挫挫威风 .

????明面上是替着宁瑶瑶出气, 其实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下午胭脂给他送茶水点心时,顾至城随口问了句婀奴在做什麽,胭脂便掩着口轻笑道:大管事把我们都支开了,胭脂可见不到呢。

????哼, 你什麽时候这麽听他的话了,不让你看,你就真不看了。顾至城伸手捏着胭脂滚圆的屁股,用劲拧了把。

????爷, 您轻点, 疼~胭脂娇声说着,勾着顾至城的脖子坐在了他大腿上,青葱般的指头解开了男人的衣襟,在他口划着圈,大管事对那小贱人的心思,爷难道看不出来麽这会儿孤男寡女的在一块指不定有什麽腌臢事呢。

????来,告诉爷你这个小骚货看到什麽了。顾至城的手从她下摆伸进去揉捏着那两只不同於小妻子的肥大子,胭脂并不满足与此,自己解了衣襟把那玛瑙葡萄一般的大头往顾至城嘴里塞:嗯~爷好久都没咬过胭脂的头了,啊, 嗯啊,爷,爷, 胭脂可想死你了。奴婢只知道大管事新得了套宝贝,可厉害着呢,折磨起那小贱人保管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麽,你到是说说看怎麽个厉害法子。顾至城吐出胭脂那只满是青紫牙印的红肿子,换了另一只啃咬起来。

????啊, 爷, 爽死胭脂了,嗯啊~~ 那宝贝机关可多了,装上水还能像男人似的喷呢。不仅能往骚洞里喷,还能灌屁眼。管事特意让下人准备了一大锅滚烫的浓浆倒在那机关里面,要让那小贱人尝尝什麽是狗交的滋味,到时候喷出来的东西肯定是又多又烫,没半个时辰可不完,那小贱人的骚洞和屁眼早就给烫烂了。

????啊,爷使劲,胭脂不行了,啊,啊啊~~胭脂抱着顾至城的头紧紧按在自己房上,一叠声的叫唤起来,到了高潮。顾至城抬起头,嘴角边挂着一丝浅浅的血迹,他低头舔着胭脂子上一排排的血印,让怀里的丰满女子在高潮中不停的颤抖着。

????好了,下去吧。不等胭脂回了神来再想欢好就示意她离开,胭脂得了满足只得撅起小嘴走了出门。

????他拿起一旁的茶水漱着口,等洗去了嘴里的血腥味後,已经想好夜里要什麽法子来折腾小妻子了。 不想片刻後, 因为路过偏院,听见了琴儿和娘的话, 触了他的逆鳞, 惹来勃然大怒, 这事才抛到脑後去了. 等到了晚上瑶瑶不仅轻声细语地安抚了他的低落情绪, 还难得主动求欢,自己分开小一点点吃掉了大,在他面前一手玩自己饱胀的子,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上上下下的挺腰套弄,伴着那难耐的娇声叫唤,好好的喂饱了他的欲望, 於是他便舍不得折磨她,转而惩罚起束真.

????单纯的宁瑶瑶哪里知道这男人峰回路转的心思,只是晓得自己误解了二爷,错怪了他。於是乖乖得任二爷在浴桶里把自己几番弄到高潮,饱饱的灌了一肚子浆,一直到洗好澡都被二爷的大牢牢堵在子里半滴都漏不出来。

????顾至城就这麽光着身子抱着赤裸的嫂嫂用着蚂蚁上树的姿势在屋里四下走,那长滚烫的子就对着子来回顶弄着。

????下午束真是不是搞你了顾至城让她靠在摇篮边的壁橱上看着嫂嫂鼓鼓的小腹,想起了胭脂真假参半的话。

????嗯。

????说,说他怎麽搞你的。顾至城摇着屁股让大在嫂嫂的子口外打转碾压着。

????恩啊,二爷轻点,就,就是让一个东西往小里喷了好多好多的水,婀奴的肚子就被搞大了。

????只灌了你的骚洞吗你的屁眼呢

????恩啊,也灌了,屁眼里更多的,灌得好满,又流不出来,好难过的。

????有没有爷刚才给你的多,恩

????没,爷给的最多了。宁瑶瑶没有说假话,肚子里确实是二爷的水更多,但是後庭就未必了。

????这张小嘴真甜,跟你下面的那张一样讨人喜欢。顾至城心情好起来就去亲她的小嘴,宁瑶瑶也顺从的搂着他的脖子,仰头张开小嘴让男人的舌头喂进口里,
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两人正吻的如胶似漆时,饿醒的宁远哼哼着就要哭了。

????来,抱着宁远到床上去。顾至城抱着嫂嫂让她下体依旧着自己的阳具就这麽转了过去,硕大的头也狠狠的四下碾了遍,宁瑶瑶两腿大开着被顾至城抱着,怀里又多了个喝的宝宝。

????顾至城轻松的抱着母子二人到了床上,让宁瑶瑶面朝着西南角的那面落地镜子跪在床上,她直着上身抱着宝宝喂,顾至城则同样跪在她身後一手托着宁远给她减轻点分量,一手搂住嫂嫂的细腰,开始抽起来。

????恩,恩,嗯啊。宁瑶瑶被身後的大力抽撞得前後摇摆,小宁远自顾自捧着阿娘抖动的子喝着,哪里知道自己的阿娘正在被二叔狠狠的干着,他喝着喝着被摇睡着了。

????看看镜子, 二弟当着侄子的面在你呢,以後天天都叫他看着二叔是怎麽干嫂嫂的,好不好抱着儿子的宁瑶瑶哪里说得出话,小嘴里全是一次次到达高潮的呻吟。她迷迷糊糊想大管事真是乌鸦嘴,自己果然叫二爷当着宝宝的面给搞了。

????而院里的另一头,宁远原先住的东厢里,一直被禁足的青嬷嬷才从筝儿嘴里打听到下午发生的事。

????下午琴儿没事做,青嬷嬷关在东厢里也没法进去,就知道去偏院的房里看看,见到娘正在梳妆镜前出神,便打趣道:文姐姐这是在想二爷呐

????琴儿妹妹莫乱说,二爷是什麽人,我那里敢肖想。文娘回了神,抬手作势要打琴儿。

????对了,琴儿妹妹,你可见过扶摇夫人扶摇夫人便是顾家的前任主母,宁瑶瑶的婆婆。

????见过几次,怎麽了

????我去年同其他九位妇人一起送进府里来应征孙少爷的娘,是扶摇夫人亲自来挑的人呢。我听说她明明都三十有六了,可那模样还是二八佳人一般, 我起初还以为是少夫人呢。 也不知用的什麽法子竟是保养的那般好。

????琴儿看着文娘一脸向往羡慕的模样,忍不住冷笑一声:她那法子也不难,不过要看你肯不肯做了

????文娘的两眼一亮,拉着琴儿问:好妹妹, 你快告诉我是什麽法子。

????琴儿一脸轻蔑的说道:整日里叫不同的男人轮番搞上几遍,你没准也能同她一样青春永驻。

????妹妹,你若是不想说, 也不必这般辱没我。文娘听了不由微微变色。

????妹妹哪里会骗姐姐,扶摇夫人叫多少男人都搞过了,是顾家人人都知道的。听说还有人撞见过她被老祖宗赏给几个得力的管家按在花厅里轮流上的模样呢。

????她见文娘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更是得意洋洋的炫耀:别人见的未必可信。不过我可瞧见过四老爷拜把子的兄弟,背地里把扶摇夫人骗上後山给糟蹋了呢。那时我刚进顾家,四少爷也才会走路。私下里就听人说过不少男人都想把那扶摇夫人弄上床去好好玩玩,没想到在後山采野果子就撞上了。那男人半张脸上都是被火烧後的疤, 还瘸了条腿,扶摇夫人就被他扒光了衣服按在草地上搞,我躲在树後面听着她一个劲哀求,让那男人轻点,慢点弄。那男人折腾了好久才放过她,还要她隔几天再。。。。

????哼,看来琴儿对我娘的事如数家珍啊。路过东厢的二爷正好听的琴儿绘声绘色的说道娘亲被人脱光衣服在地上弄,前一晚的怒火夹着今个的恼羞成怒让他怒极反笑,踏进了房内。

????他一点也不想听琴儿和文娘的求饶,直接打晕了两人,然後叫来了禁善房的总管和侍卫把两人拖到了主院里,并下令所有的嬷嬷婢女都集中到了院里。他只淡淡说了句: 方总管,今个二院里人多口杂,闹得我心烦, 你按着规矩办吧。便径直坐在了石凳上。

????方总管应了一声後,令人两桶冷水浇醒了被捆好的琴儿和文娘,两个人一个被拔舌,一个被削耳,再挨了顿鞭子後给叫一辆驴车运到城外的乱坟岗里抛了。当时宁瑶瑶在书房里听到的惨叫就是琴儿被拔舌前的最後一声。

????整个二院的地上都是血水, 二爷叫人冲干净地後就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再出来。

????筝儿讲的时候还在浑身发抖,而青嬷嬷听得更是阵阵冷意。这个二爷完全不似他亲生父亲那般谦和忍让,冷酷无情的叫人心惊。

????叫东厢里两人瑟瑟发抖的二爷将嫂嫂里里外外吃了个遍後,才抱上床同她温存起来。软下来的依旧可观,,满满地塞在宁瑶瑶下体里。

????顾至城看着窝在自己怀里喘气的小女人,玩弄着她的长发问道:瑶瑶,你说是二爷的大还是管事的大

????宁瑶瑶把通红的小脸埋在他口,低低说道:自然是二爷的大。

????以後想要二爷的你还是管事的你

????婀奴是二爷的人,不能叫管事的。这点宁瑶瑶是很清楚的。

????可是管事很想你呢。顾至城低头亲她,他也想灌你一肚子水叫你给他生个娃。

????啊,不,不可以的, 婀奴只给四位爷生孩子。宁瑶瑶被他的话给吓坏了,紫嬷嬷下午的警告还留在耳边,她可不想被家法惩罚。

????哼,顾至城抱紧怀里的小女人,冷冷的笑,宁瑶瑶看不到他的表情,却听得他低声说:谁说顾家主母只能给几个丈夫生孩子, 束真,也是我同母异父的弟弟呢。

????< type"">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