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一“骑”人之道(上)-ag赌神赛技巧|开户旧梦 ag赌神赛技巧|开户,ag8亚游国际|开户,ag联系不到客服|官网

ag赌神赛技巧|开户旧梦

三十一“骑”人之道(上)

住家野狼2016-9-11 17:44:2Ctrl+D 收藏本站

????正在考虑要怎麽办的三爷无意间看到外面轮奸宁安安的男人们,一个细长阳具的男人居然用稻草在自己阳具上绑了好几圈让那儿看着大一点,再进宁安安的肚子里。昏死过去的宁安安被着生硬糙的摩擦折磨的醒过来,嘴里的裤衩早被扯掉了,灌进了好多的,她哑着嗓子救饶却换来男人恼怒的几巴掌,又一条巴塞进了嘴里抽动起来。

????三爷看着怀里两眼迷离的嫂嫂,笑了笑,将那细珠先在小珍珠上绕了圈後再一颗颗塞入两人的交合处,那雪白的身子扭动起来,少女纤长的手扶在他结实的手臂上,喘着气接纳着体内陌生的来客。

????终於全部吃下去了,瑶瑶,你看外面那个女人你可认得三爷附在瑶瑶耳边说着,让她同宁安安一般跪在地上,自己一手扶着她的腰让她直起身子,一手托着已经开始恢复白嫩的双开始缓缓的挺腰磨蹭起来。

????恩 是谁嗯啊。。恩。。是。。是安安瑶瑶双手捧着自己的子揉搓着,菊眼里不仅有三爷肆虐的还有一颗颗小珠子四下摩擦着使得快感加倍,而随着这边的耸动,核也被珠子们揉搓着,连带着小里的珠子都动了起来,发出檀木摩擦时的轻微响声。她在这不熟悉的情欲里勉力去看向外面。

????一众黑褐壮的裸体里有具雪白的女体,满身靡的在微弱的烛光里泛着白光,现在轮到年迈的老头们去玩弄这个女人了,他们只能让她含着自己不能勃起的阳具,当最後一个老头试了几次都没能把短小的阳具塞进宁安安的糊满的下体,恼怒之下用打狗的木去捅那个自己无缘进去的地方,宁安安惨叫着仰起脸,瑶瑶才认出了那个高傲的妹妹。

????她一面被三爷得低声呻吟,一面震惊的看着那老头用木棍捅了几下後就让那半人高的木棍在宁安安的小里拖在地上,自己走到前面让她含,安安顺从的含着舔弄着,几秒之後突然吐出了那,腥黄的尿从她嘴里和鼻子里流了出来。一旁的乞丐们都大笑起来用,为首的那个男人早已玩够了,又起身走向宁安安,将自己的阳具捅进了那个已经被玩松的屁眼把肚里憋了会的尿也灌了进去。宁安安捂着肚子,由着男人滚烫的尿灌满自己的直肠後再不可遏制地将那些黄白的水排出来。

????不。。。三爷。。。安安她。。。嗯啊。。。慢点啊。。。嗯嗯嗯。。。见到瑶瑶一脸的不忍心,还想开口求情,顾至恩突然就开始了大力的捅弄,咬着她的耳垂低声说:安安什麽是不是想像她一样当夜壶等会我也这麽灌给你好不好,全部尿在你小屁眼里。恩啊。。夹得好紧了。。是不是想要的恩。。。恩。。要出来了。。尿出来了。。。统统灌给你

????顾至恩低吼着把喷在瑶瑶的小洞里,他不过吓唬一下瑶瑶,乞丐们的暴虐玩法只是刺激了他的欲望,却是不舍得这般来对待瑶瑶的。而瑶瑶即使明知是三爷故意的,还是在他时,忍不住狠狠收缩着下体也抽搐着到了高潮,因为那些大团滚烫的浓浆足以充当尿了。

????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抖动着,男人的低吼和女子的娇吟甜蜜的交缠在一起,顾至恩深吻着怀里软成春水的嫂嫂,缓缓扯出那些佛珠,宁瑶瑶的身子被牢牢固定着,只能难耐的去吸吮三爷的舌头来缓解身体深处的悸动。

????不要怜惜那个女人,她对你做的足以让她死一百次。顾至恩松开瑶瑶的小嘴,伸舌舔着那肿起的红唇,一面扶着她的脊背,拿自己衣服替她盖上,好让瑶瑶在激烈的爱之後可以舒服的睡一觉。

????众人本以为她是想将姐姐献给肃帝,殊不知她临时改了主意。同皇後一样,宁安安也觉察到了姐姐潜在的威胁,那麽要挽回局面的话,就让肃帝和众人都目睹她被畜生强奸好了,到时候看谁还会要这个骚货。宁安安得意的笑起来,拍手叫人把自己养在後院的两只猛犬
嫂子合集全文阅读
牵了过来,虽然不在发情期,但是手边的春药还是有的。於是她令人多喂那猛犬几颗药後,让壮实的嬷嬷将宁瑶瑶放到後殿的长凳上,分开她的长腿露出小,好让发情後的巨犬狠狠死这荡妇。

????门从外面反锁起来,不一会里面就听见了狗的嚎叫,女子的呻吟哭泣和闷而急促的啪啪声,宁安安在外面喝着甜羹嘴角边带着一抹笑,怪不得娘最喜欢把勾引父亲的女人让家里的几条獒犬上了一遍後就能拿到休书,再卖去窑子,想到那种碍眼妖媚的女人被糟蹋後全无人样的情景就叫人心情舒畅啊。她想着宁瑶瑶像宁恒的娘那样被大狗拖着满地爬,等结束後肚子里全是血水,夫家脸都没露就丢下了休书,最後就被丢去当军妓,不,下面都烂了做妓都没人要,那就直接丢到乱坟岗里去吧。

????等肃帝到了後有什麽状况顾至恩是不知道的,不过他一定想象得到当宁安安发现後殿里的女子是宁夫人时会是个什麽表情。可是是谁将宁安安偷出皇扔在了外面倒是个问题,他笑了下,有什麽关系呢,自己只要守好瑶瑶就可以了。

????次日早上,宁瑶瑶窝在三爷温暖的怀里睡得香甜,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熟睡着,而外面的宁安安在後半夜时被另一拨乞丐带走了。

????最早醒来的顾至恩,他低头去亲瑶瑶的脸,带着睡意的嗓音有些沙哑:乖,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再睡会。

????恩。。瑶瑶闭着眼应了声,裹着顾至恩的外套暖暖地继续睡着。

????朦胧中有只宽厚的大手在她的头发,耳朵,脖子,背脊一直到她的臀部。惊人的热度透过衣料熨烫在她身上。瑶瑶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这个男人一定不是三爷

????她睁开眼就立刻撑起身子,因为刚睡醒的身体那没那麽灵活,动作颇有些晃动,男人还出手扶了她一把。

????她已经不在大佛里面了,现在的地方似乎是间茅屋,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人声,难道自己在山里仿佛是印证了她的想法一样,耳边响起一个低沈的男声:难道是大佛显灵了麽居然送了这麽个小美人。

????宁瑶瑶这才看向那个掳走自己的大汉,男人满脸络腮胡子, 右眼带着黑眼罩,剩下的左眼闪着高深莫测的光芒。这个男人身形高大壮实,几乎挡去了门口的所有光线,布旧裳下是几乎要绷破衣裳撑露出来的结实肌,瑶瑶在他的注视和身形的压迫下忍不住往後退了些,那大掌却一把按住了她的小脚轻易就抓握在手心里。

????啊。。你放开呐。。。你是谁。。瑶瑶感觉自己就像是黑熊跟前的小白兔,这种力量悬殊的对持让她非常不安。

????这话该是我问你才是。男人慢条斯理的拉着她的腿将这个想要远离自己的小女人拽进了怀里,瑶瑶在他怀里拳打脚踢对这个人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一样。兄弟们抬爱,叫我一声虎爷。来,跟我说说你是怎麽跑到我的小金库里去的

????自称虎爷的壮汉一手就将瑶瑶牢牢困在自己怀里,另一手却探进她的衣服去那两只子。蒲扇般大而糙的手掌满是老茧笼住了一只玉桃後就时轻时重的揉捏起来:恩,好嫩好软的子。。。你许了人家没

????男人本不在意瑶瑶是怎麽出现在自己地盘上的,低头咬着美人儿的耳珠把热气都喷在她耳里,瑶瑶又怕又羞,整个人都一时使不出力气,只能看着自己的饱在陌生男人的手里变成各种形状,轻声拒绝着:别,求你放过我啊。。恩。。。我有夫君的。。。我还要照顾我的宝宝呢。。。嗯啊。。

????听到了夫君这个词,男人低笑起来,膛的震动让瑶瑶的双抖得更厉害了。

评论列表: